poil

注册会员

poil   发表于 2015-3-20 16:41:28 |栏目:
看看吧,下载了
SSH

新手上路

SSH   发表于 2015-3-22 17:09:32 |栏目:
201501231843.zip
81995619

注册会员

81995619   发表于 2015-4-24 23:39:42 |栏目:
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his

新手上路

his   发表于 2015-7-1 09:06:10 |栏目:
这是个什么东东?
ysl205

注册会员

ysl205   发表于 2016-2-18 20:13:32 |栏目:
kankankankan
kony816

新手上路

kony816   发表于 2016-4-18 17:06:02 |栏目:
hhhhhhhhhhhhhhh
明天的你啊

新手上路

明天的你啊   发表于 2020-8-19 13:39:52 |栏目:
人有时会和动物没有什么两样,只有当这个世界需要人的时候,人仿佛才显得伟大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有些人却并不明白,有点成就就觉得了不起,受点挫折又觉得渺小的可怜。其实人就是人,他不是别物。我时常对自己这样说,对朋友也是这样说。一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一个让人痛楚又让人深思的故事。原先我是不打算把它整理成文字。想让它永远的埋没在心底。但是,最近我读了一本书,一本占卦的书。书中对我这位A型血的人讲了一段话:“此种人看起活泼实则性格内向;他把爱情和结婚看作同一种事情,一旦他爱上对方他便会全力以赴。”邦邦团丨警惕空调病,你不得不知的小常识我不知道是一种巧合,还果真是唯心主义有灵气。但我隐隐有一种难以明状的感觉,人在社会中生活,不可能全是乐趣;当然,也非全是苦水。这乐趣痛苦,痛苦乐趣交织在一起,便构成了人的一生。自然,有的人生是令人羡慕的。叱咤风云,热热烈烈,从世界上走过,留下不少东西。可有些人就不然了,也在世界上走,结果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天晓得谁会记住他。我讲的故事只有三人,三位同龄人。如果不算我,只有两个人。但是我觉得应该有我。因为这个故事是我要讲给大家听的,而且所讲的一幕幕全是我经历过的。我不想虚构,也不想夸张。我只想把他们如实的描绘出来,交给人们,同时也交给社会。世界之大常常令人惊叹。为什么如此大的世界,人却能兴风作浪?难道说造物主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幕?记得我在上小学的时候,曾问过宇宙的边在什么地方。结果老师回答我,说宇宙没有边,是无边无际的。当时我听了这话,心里还很是不服气。觉得什么东西能没有一个边呢。就说它很大很大。直到今天,我心中还是存有余悸,难道说宇宙真的无边无际。我讲这些是想说明世界之大,我们为什么非得安分于小小的地球呢。就在这块被毛泽东称为“小小寰球”的地方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自吹自擂和相互残杀。达尔文不在人世了,如果他在,我一定会问他,难道说这也是为了生态平衡?马尔萨斯也与世长辞了,不然,他会为自己的人口理论比拿了诺贝尔奖还激动。到过大洋深处的人一定会被千奇百怪的东西迷倒。但生活在无奇不有的世界上的人要比那海底世界神气千倍万倍。是的,我常想有位老人为什么说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我们的。现在我终于才明白,世界谁的也不是,世界只能是世界的。对于身外之物你留恋它,就会得到它很多很多,如果你是成精的佛教徒,就一定会体会出“四大皆空”的美意。我觉得人来这个世界走一趟,来去只能带上自己,对身外之物只能让它产生“位移”,并不能让它离开世界。二小马,我们同年出生,虽说他比我长一个多月,可我从来没有把他当兄去看,就是我们俩走在路上,别人看了,也会毫不犹豫的说他是我弟。世界就这样,造物主把人制造到这个世界上来总有悬念。我和小马从小在一起,又一起当兵;无巧不成书,我们又被同分在一个单位里。说句不见外的话,三年的军旅生活,我们是床挨着床一起渡过的。我了解他,他也了解我。在部队的那些日子,他是出奇的单纯,似乎没有什么思想。当然,做为军人他是个典型。但当时我总想,如果走回社会,他还这样,那怎么行呢。不过,在部队他很快乐,有爱情相伴真是太美了。记得有一回,他和我说起了男女之间的事情。好在我有写日记的习惯,现就抄录下来,不用为失去原貌而担心。“你说人为什么要结婚?”小马在问,我感到意外,像他也会想起男女间的事情。“和猪一样。”“你……你怎能这样说话,人怎么会和猪一样。”他看去真有些急了。也许是因为我这话是冲着他去的,让他竟流露出一种委屈。“怎么,你说不是吗。”我说:“人是动物,猪也是动物,会有什么不一样。”我在偷换概念。“你觉得我谈的那位怎么样?”“你看呢?”“我……嘿嘿。我也说不上来,不过她对我还挺那个的。”哟!小马啥时候也学会扭扭怩怩。“
挺好的。”我说了,因为听前辈说,见婚姻说成,见是非说散。人家小马爱上的姑娘,管我何事。就说我和小马是很好的朋友。“你不想姑娘?”“怎么不想,常常晚上睡不着。”说到这一点,我比小马要开通的多。当然,这应归功于书本,归功于那些知名不知名的作家们,他们让我的大脑才少了几分宁静。“那你为什么不谈一个。”他很认真的对我说,看不出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。“会谈的,而且我还要结婚,生儿育女,还要……做上那么几场好梦。”本想把话说的更白些,可又怕小马接受不了。小马在部队只干了三年就退伍了。我原打算和他一起走,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,谁料组织上非得让我再留一年。小马回到县上,还是从事医务工作。这是一年后我才知道的。记得我退伍的时候,他曾写信给我,说我回家他一定为我洗尘。是好友又是战友,我的心里还挺热乎乎的,果然,我回家的第二天晚上,他来了,且带着一位姑娘,长的挺水灵,就是个头低了点,不过配他一米六七的个头还是挺合适的。“哎呀,一年不见,你怎么发福多了。”他进门第一句话就让我感觉到一年多的时间,他已非同昔时。“是不是遇上什么开心的事情了。”“我怎么会。”我在回答他的话,但双目在注视着和他一起来的漂亮姑娘:“她是……”“瞧,我忘了给你介绍,她是我未婚妻.”好一个小马,一年不见,他像活脱成新人.“快请坐。”出于礼貌我让了座,给他们上茶,给小马递烟:“一年多不见,在地方上还混的可以吧。”“现在这社会,好混;做正经人不行,吃不开。你回来了,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明白一切的。”“你是做……”“我呀。”姑娘看起来很开通:“没什么工作,不过如今没有工作的人可多了,姑娘家,能找……”她说着瞟了一眼小马,颇有几分得意的说:“我就爱的是小马这样的人。”社会呀,改革得可真快;小马呀,三日不见,令人刮目相看。“小娜。”小马对他那位绝美的情人说:“给我们准备点东西,一会儿我们要好好叙叙。”“不用了,天已不早了。”“这有什么。”他显得格外老练和大方。姑娘走了,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小马,这时我才放开了胆子:“你怎么又换了一个。”“这有什么。”小马看去挺得意:“姑娘嘛,换换会好玩的,而且如今的姑娘也不兴你只和一个玩。”“这……”不知是老天的报应,还是造物主的安排,三年前在部队上,我们谈话的主次到了今天恰恰翻了过来。我一时竟不知如何样答对才好。三我原打算也走医学这条道,可后来因种种原因却误入仕途。如今走仕途往往是令人失望的多。从回来走上工作岗位,便和小马接触少了。这大概是青年人特有的一段萧条时期,后来听一些人说起小马。不过对别人说他的话,我大多是不肯相信的,因为我们毕竟是在一起玩大的,对他,我还总算是了解的。有一天,小马来我处,战友之间免不了又瞎谝一通。不过今天我发现他情绪有些不对。“近日可好?”我问。“好个屁。”他叼上一支烟,浓浓的吸了一口:“如今的桃花运交的我有些狼狈不堪。”“这话怎么讲?”“哎,甭提了,我的那位她……”“有外遇。”“不是的,要是这样那才好呢。”好一个小马,他有如此开化的脑袋,真是让我羡慕。“那是为什么?”“她怀孕了。”“这……”未婚先孕,这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实在是太多了。但今天小马遇上这种事,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:“你怎么会……”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做了不也就完事了吗。”他大概看出我的心思.“只有这样了。”“哎,今天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小马好像把刚才的事情忘的干干净净,颇有几分神秘。“什么好消息。”的确,我真的想从他那里听到一点好消息。“我搞了两盘花带,今晚我们看看人家是怎么搞的。”他把嘴几乎贴在我耳朵上:“你没看过吧,带劲极了。”“这……”“你怎么了,多当一年兵思想就好多了,别正经,如今都什么时候了,根本就不行你这号人,好了,咱们一言为定,晚上我来叫你。”他说完不容我申辩就走了。晚上,他果然叫我了,还是不容我申辩拉着我就走。黑乎乎的夜里,跟着他,我也不知道是上了哪里,东拐西转,来到一间大概只有八九个平方的小屋子。推门进去,那位姑娘已坐在了里边,嘴上还叼着一支香烟,虽说我的烟龄已是不短,但看到她这样的神态,我的心里不免还是有些讨厌。“你们来了。”山城小地方的人,说出的普通话真是让人倒胃口。“准备好了没有。”小马说。“好了。”我一句话没有说,的确这阵子我也说不出话来。总算熬到头,姑娘先开了话:“大哥,怎么样,还刺激吧。”她两眼含着让人揣摩不透的东西,朝我凑了凑:“你不想试试吗?”“嘿……”我不知道自己发出这低沉的笑,应归入感情的那一类,我只知道现在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。小马也真是的,他朝我使了个眼色,慌称上厕所出去了,屋子里就只留下我和那位姑娘。“怎么看不上。”“不敢,我只是觉得总有一天我会有自己的姑娘的。”“今天先玩玩。”“没兴趣。”“真是个怪人,难怪小马说你是个王老五,开始我还不信,现在看来,世上还真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人。”她也配讲这个,我死死地盯着她,这阵子一丝也看不出她的美丽,映在我眼前的仿佛是个骷髅头,让人心里不由一阵阵害怕。“谢谢你。”“不用。”她说着取出一支摩尔牌香烟,叼在嘴上:“你抽过这烟吗?”调戏的口味。“没见过。”“你是个乡巴佬。”“谢谢。”“你……”小马进来了,带着兴奋……
熊哒哒呀

注册会员

熊哒哒呀   发表于 2020-8-20 10:17:43 |栏目:
《我是一只猫,曾经》《我是一只猫,曾经》——沉船(一)  如果没有记错,我死于一年零一个月前,一个明媚而普通的夏天,面对四双死鱼一般灰白色的寒光,我的眼睛缺乏足够的激情,意识在抽筋扒皮的疼痛中支离破碎,引以为豪的肌肤一寸寸,一寸寸远离而去,余下红色的躯干哀恸不已,不停蹬踩着树干,我打心底没奢望过嘴里的哀鸣具备任何意义,仅仅是生理反应而已。  丙酸倍氯米松粉雾剂能不能治白癜风在整个苦难的过程中,我加倍品尝到“非人”的尴尬与无奈,在大脑还具备意识的时间内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视野里一共路过七个人,似乎只有一个小女孩产生了个不知所措的举动,不过,还是被她妈妈很随意的拉走了,我冷冷地看着逐渐变小的身影,没有任何责备的含义,逐渐模糊的意识中,只余下对人情事故普遍的哀怜与理解,很感谢那四位大哥哥,留下了我还可以转动的头颅。  我充满血丝的眼睛眺望来时的小路,唯一的牵挂是女主人是否会因我的消失而不知所措,似乎还能感受到一小时前女主人怀抱的余暖,好了,  我已经再也找不到能令自己活下去的生物学法则。  于是,我死去了。  (二)  阎王对我的到来没有任何意外,就像我预见一定会见到他一样。他带着一副高度近视的眼镜,懒洋洋地翻着生死薄,喃喃着:“饿,十八善,十七恶,恶行抵消善行,你有权利选择来生。”  此时的我懒得去想前生的事情,就算想起来,估计也分不清哪些算善,哪些是恶,我拉来一张毯子,蜷缩身子窝在里面,眯缝着眼睛,懒洋洋地说:“大人,你随便好了,反正生来死去,都是一样。”  阎王仔细打量我几眼,继续说:“你是否愿意转世为人?”  “或许吧。”我心不在焉地应着。  他皱了皱眉头,我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,他摘下眼镜揉揉眼睛,又重新带上,伏下身子仔细核对着我的资料,大约半个时辰后,抬起身,郑重其事的告诉我,“善大于恶,我没权利为你选择,不过你尘缘未了,可以给三个月的还阳时间,作为转世参考,你是否愿意。”  可惜,我睡着了,如果我能有预知能力,绝对会说“不”。  但是,我转生了。  (三)  临时转生的代价是我丧失了所有的行动能力,以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雕塑的形象重新面对人世。当阎王说尘缘未了时,我隐隐约约知道是什么,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女主人的影子,我不晓得为什么全都忘记了,唯独不包括她。从我被捡回来到死去,也只仅仅相处了一个星期罢了。  阎王还是有些道行,我鬼使神差地又回到女主人的家,没能见到把我当作礼物送来的人的样子,当我醒来后已经被摆放在装饰架上,应该是个男人,我听到他在里屋说着话,粗犷的有些熟悉,不过男人面对女人说话的声调都差不多,这没什么,渐渐里屋的声音开始变小,最后灯光也消失了,我很好奇,不过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睡觉。  次日,我睁开眼睛,看到女主人在极近的距离不可思议地盯着我,瞳孔发着光,我甚至能感受到她呼出的气体,我很想像以前一样撒娇蜷缩在她的怀里,现在却只能面无表情呆呆地与她对视,“很像呢。”她挺起身子,自言自语地走回里屋。我的脸庞仍残存着她呼出的一片薄雾,我想摸摸那层温暖,没有成功。  后来她接到一个电话,但听不清楚里屋的声音,当屋门再次被打开时,女主人嘴角洋溢着笑意,匆匆地瞥了我一眼,便出了家门。我开始有空闲重新打量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家,我常常用来睡觉的毛毯仍然铺在原来的角落,只是其它器具已经消失,我没感到意外,感到的意外的是女主人的变化,以前她是个很忧郁且孤独的人,至少我离开的那时候是,我相信自己的直觉,现在看起来她似乎很快乐,我却产生了莫名的不安,  从日中至日落,日落至月升,我一直试图梳理出答案,不过很遗憾,我又困了。  午夜,我被惊醒了,声音非常小,小到难以察觉,不过我仍然醒了,或许说我被熏醒更为恰当,我闻到了浓烈的酒气,女主人醉醺醺的不知说些什么,被另外一个人搀进里屋,屋门咣当一声想掩盖什么似的被急急关上,是个男人,我很诧异能如此肯定地给自己一个答案,黑暗中看不清任何东西,不过那人给我的感觉太过熟悉,熟悉到无论如何也理不清清晰的轮廓,头好痛,似乎是酣睡时被唤醒的生理反应,我不得不再次陷入睡眠。  女主人每天早上打扮地端庄得体,送我一个浅笑,匆匆出门,晚上有时是两个人回来,一起进入里屋,世界很快变的安静,我一直无法想起那个男人到底是谁,每次深想,头就痛的厉害。有时是一个人,我喜欢这种情况,这样她空闲下来一定会擦拭我的身体,然后亲吻我的额头,道声晚安。 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,然而,原谅我用如此俗气的转折词,事实上,很多事情注定都是如此俗气的结局。然而,两个月后,发生了一些改变,首先,女主人每次出门不再对我浅笑;其次,女主人很少再为我擦拭身体;第三,我再也没看到那个男人,这是唯一感到高兴的变化,因为我不再头痛。  又过了半个月,我发现女主人似乎不会笑了,如同我的脸一般,木讷,缺少表情,小腹有些凸起,每次回来都进到里屋打着电话,声音急噪不安而且很高,尽管屋门关着,但仍然能听到只言片语,我的身体逐渐蒙上一层厚厚的灰。  今天晚上,女主人依照惯例在里屋打了个很长的电话,然后她披散着头发走出来,重新恢复苗条的身材在我面前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,我想起了似乎似曾相识的六个?或七个?人,我不确定,因为头又开始痛起来。  忽然,我发现女主人冲我笑,深深的笑,深的极其诡异,一股寒气从脊背窜上来,她将我端起来,小心地擦拭完我的身体,然后将我紧紧抱在怀里,我感觉很冷,不知是我的身体材质本身,还是她肚腹的缘故,仿佛一块冰团将我紧紧地包裹起来。  随着冰团的移动,我到达了阳台,明媚的阳光毫无遮挡地披洒下来,这还是我转生后头一次直接接触到阳光,我试图挣脱冰团的束缚,贪婪地吸收着每一寸温暖。女主人也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,展开双臂,牵起我的手,一同跃向阳光深处,气流厮磨耳庞,我似乎听到风的私语,自由、奔放。  (四)  二十分钟后,警察封锁了现场,随后确认是自杀,因为在死者的手臂下找到一封遗书。一同从七层楼坠落的玻璃猫摔地一塌糊涂,将死者手臂划地血肉模糊,片片血迹溅在遗书之上,就像一个个醒目的鲜红指印。警方最终也没有宣布遗书内容,支离破碎的我带着些须遗憾被清洁工收到了垃圾车上。  冷冷地风中,一辆垃圾车慢慢悠悠的行驶,我躺在垃圾堆的最上面茫然若失的发着呆,忽然,一棵树在我的视野中缓缓移动,与我手脚相同大小的红色印记,就像是一个个鲜红指印布满了树干,我终于想起在哪里听过那个熟悉的声音,在哪里见过那个陌生的男人。  还有三天才到三月期限,不过我没有了继续停留这个世间的理由,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。  (五)  阎王还是那副懒洋洋的表情,暧昧地冲我笑着,说:“没想到你提前回来了,想必是找到答案。”  我点了点头,梳理整齐被水分打乱的脸毛,回道:“我不做人,要做一只自由、奔放享受阳光的鸟。”  阎王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,打了个响指,一个小鬼屁颠屁颠跑了出来,阎王用眼光示意地扫向我,说:“带他去奈何桥。”当我端起那碗迷魂汤,孟婆忽然问道:“今生你想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?”一瞬间,我产生了一种永别的伤感与沧桑,思忖良久,答到:  “我是一只猫。”  曾经。    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